?
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型 > "我一定来,只要你不说没菜就行了。"我说。 我说公然又是一个袭人

"我一定来,只要你不说没菜就行了。"我说。 我说公然又是一个袭人

2019-10-29 11:17 [维修] 来源:玉竹炖鹧鸪网

  宝玉听了这话,我一定来,我说公然又是一个袭人。因笑道:我一定来,我说“我在这里坐着,你放心去罢。”麝月道:“你既在这里,越发不用去了,咱们两个说话顽笑岂不好?”宝玉笑道:“咱两个作什么呢?怪没意思的,也罢了,早上你说头痒,这会子没什么事,我替你篦头罢。”麝月听了便道:“就是这样。”说着,将文具镜匣搬来,卸去钗钏,打开头发,宝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。

相信贾母也的确是从晴雯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的,只要你不说比如宝钗。贾母之所以不喜欢宝钗,只要你不说除了她的性格及家庭因素之外,恐怕还有别的原因。比如“半夜三更跑到宝玉房里坐着”,经常拿着自己的金锁暗示和宝玉的玉是一对儿,诸如此类。相信在这些地方,晴雯还是做了一些贡献的。但晴雯输就输在把怡红院的斗争形势想象得太过简单,或者说她的心里还存有慈悲,反正贾母面前,她并没有出卖过一个同事,甚至不如宝玉的王嬷嬷汇报工作细致。在王嬷嬷的嘴里袭人是个“狐媚子,专门勾引宝玉”,这话传到贾母耳朵里,肯定会对袭人的印象大打折扣。但王嬷嬷是个糊涂的人,对她的话贾母只会半信半疑。虽然对晴雯寄予厚望,最终贾母还是失望了,聪明伶俐如晴雯,却没有能够完成好如此简单的任务,实在引人深思。可见,心怀坦荡的晴雯,从心底里不喜欢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,虽然目不识丁,却有着浪漫的诗人气质,然而在荣国府这样的名利场中,诗人气质也是最容易导致失败的性格特质。当晴雯被王夫人逐出贾府时,贾母未必不知情,只不过由于环境原因,不得不忍心漠视晴雯的危险处境。如果贾母说句话,晴雯绝不至于惨死收场。可见,做间谍的风险是极大的,革命成功了,是千古功臣,一旦失败,将遭受双重打击!香菱起身低头一瞧,没菜就行那裙上犹滴滴点点流下绿水来。正恨骂不绝,没菜就行可巧宝玉见他们斗草,也寻了些花草来凑戏,忽见众人跑了,只剩下香菱一个低头弄裙,因问:“怎么散了?”香菱便说:“我有一枝夫妻蕙,他们不知道,反说我诌,因此闹起来,把我的新裙子也脏了。”宝玉笑道:“你有夫妻蕙,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莲。”口内说,手内却真个拈着一枝并蒂莲花,又拈了那枝夫妻蕙在手内。香菱道:“什么夫妻不夫妻,并蒂不并蒂,你瞧瞧这裙子。”

  

湘莲便将路上所有之事一概告诉宝玉,我一定来,我说宝玉笑道:我一定来,我说“大喜,(大喜!)难得这个标致人物,果然是个古今绝色,堪可配你。”湘莲道:“既是这样,他那里少了人物,如何只想到我。况且我又素日不甚和他厚,也关切不至此。路上忙忙的就那样再三的要定礼,难道女家反赶着男家不成?我自己疑惑起来,后悔不该留下那剑作定礼。所以,后来想起你来,可以细细问个底里才好。”宝玉道:“你原是个精细人,如何既放定礼,又疑惑起来?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,如今既得了个绝色便罢了。何必再疑?”湘莲道:只要你不说“你既不知他娶,只要你不说如何又知是绝色?”宝玉道:“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。我在那府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,怎么不知?真真一对人[尤]物,他(又)姓尤。”湘莲听了,跌足道:“这事不好了,断乎做不得了。你们东府里,除了那两个头门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、狗儿都不干净。我不做这剩忘八。”宝玉听说,当时满脸通红。新裂齐纨素,没菜就行皎洁如霜雪。

  

薛宝钗海棠诗最着名的一句便是“淡极始知花更艳”,我一定来,我说这是她自己精神追求的写照。但以红楼花语而论,我一定来,我说她却是艳冠群芳的花王牡丹,怡红夜宴中,宝钗抽到的花签是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,这句诗出自于唐朝诗人罗隐的《 牡丹花 》:薛宝钗是个在生活的不如意中逐渐长大的早熟女孩子。她有过幸福的童年,只要你不说但长大之后却要面临着家败的危机。小小年纪便已经深知生活的艰难,只要你不说大观园里的女孩子,唯有她对钱财地位有明确的概念,懂得勤俭持家,于是也才会不爱奢华装扮。由此,也更能够理解薛氏母女的艰辛,明白薛姨妈为何想极力促成“金玉良缘”。毕竟,只有薛宝钗未来的夫家根基够厚,而且又能够无条件地帮忙,才有可能使得薛家的败落命运进一步地推迟。不然,单靠着这个整日惹是生非的“呆霸王”薛蟠,恐怕只能让薛家离“一败涂地”越来越近。

  

没菜就行薛宝钗长期客居贾府的另一个真相(1)

我一定来,我说薛宝钗长期客居贾府的另一个真相(2)湘莲道:只要你不说“你既不知他娶,只要你不说如何又知是绝色?”宝玉道:“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。我在那府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,怎么不知?真真一对人[尤]物,他(又)姓尤。”湘莲听了,跌足道:“这事不好了,断乎做不得了。你们东府里,除了那两个头门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、狗儿都不干净。我不做这剩忘八。”宝玉听说,当时满脸通红。

新裂齐纨素,没菜就行皎洁如霜雪。薛宝钗海棠诗最着名的一句便是“淡极始知花更艳”,我一定来,我说这是她自己精神追求的写照。但以红楼花语而论,我一定来,我说她却是艳冠群芳的花王牡丹,怡红夜宴中,宝钗抽到的花签是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,这句诗出自于唐朝诗人罗隐的《 牡丹花 》:

薛宝钗是个在生活的不如意中逐渐长大的早熟女孩子。她有过幸福的童年,只要你不说但长大之后却要面临着家败的危机。小小年纪便已经深知生活的艰难,只要你不说大观园里的女孩子,唯有她对钱财地位有明确的概念,懂得勤俭持家,于是也才会不爱奢华装扮。由此,也更能够理解薛氏母女的艰辛,明白薛姨妈为何想极力促成“金玉良缘”。毕竟,只有薛宝钗未来的夫家根基够厚,而且又能够无条件地帮忙,才有可能使得薛家的败落命运进一步地推迟。不然,单靠着这个整日惹是生非的“呆霸王”薛蟠,恐怕只能让薛家离“一败涂地”越来越近。没菜就行薛宝钗长期客居贾府的另一个真相(1)

(责任编辑:庆阳市)

相关内容
推荐文章
随机内容